亚洲超模吕燕变身设计师 自创服装品牌进军百货公司

时间:2016年05月03日来源:界面作者:

带着贴身的发型师和化妆师,吕燕踏进连卡佛为她安排的采访室。她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,齐肩的黑发被吹得一丝不苟,身边的造型团队能保证她一整天都以这样神采奕奕的姿态出现。

  带着贴身的发型师和化妆师,吕燕踏进连卡佛为她安排的采访室。她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,齐肩的黑发被吹得一丝不苟,身边的造型团队能保证她一整天都以这样神采奕奕的姿态出现。如果不是因为她穿着自创品牌Comme Moi 2016春夏系列的白色钉珠套裙,而我们约好要聊的是Comme Moi,她更像一个明星。

  吕燕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国际超模。她具有审美争议的东方面孔,加之她多次在国际时装周为一线大牌走秀的经历,她可能是中国最早成名的超模之一。

  但模特难以成为一个终身职业,无论曾经多么成功,这终究是个靠青春脸孔吃饭的行业。于是在2013年,吕燕创办服装品牌Comme Moi。

  Comme Moi 2014秋冬广告图,吕燕担任硬照模特。图片来源:Comme Moi

  时机是中国高端服装市场的细分。

  “奢侈品的销售都在往后退,但中国市场很大,必然有一个分层,而分出来的这部分人都干嘛呢?就来买中国设计师的设计。因为我的模特经验,我的人缘和资源都是在十几年收集的。做品牌和模特经历是相辅相成的,也可以说水到渠成。”吕燕对界面新闻说。

  而时装评论人唐霜是最早看到Comme Moi雏形的人之一。

  “说老实话,不可避免地,我会预设这又是一个模特转型设计师来做设计的例子,但当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设计,我发现了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,”唐霜告诉界面记者,“尽管当时还只有10款设计,但我在Comme Moi身上看到了成熟商业品牌开始时候的样子,能看到成套的品牌发展思路以及对产品的规划。”

  Comme Moi 2015秋冬系列广告照,右边模特为吕燕。图片来源;Comme Moi

  吕燕和我们之前采访过的许多海归学院派设计师很不一样。她没有经过有关设计、制版、面料的系统学习。但是,她却比初出茅庐的设计专业毕业生有更丰富的商业经验——做模特的那些年,她接触过许多一线奢侈品牌设计师、时装编辑和零售商,这反倒让她对做设计和做品牌有了更为实际和精细的计划。

  最直接的表现是吕燕为Comme Moi确定了一个轻奢品牌的定位,并围绕这个定位规划了产品线,制定了零售价。

  从Comme Moi的产品线看,成衣设计普遍不夸张,是在经典款式的基础上进行廓形改良,或加入当季流行细节元素,面料考究,可穿性高。而看售价,其秋冬系列有两千多元的上衣,也有八千多元的羊毛长大衣、羽绒衣;春夏系列的衬衫、T恤多在三千元上下,部分连衣裙售价则可超四千元。总的来说,品牌定价走中间路线,介于中档商业品牌与一线品牌之间。

  “我去过很多店和商场里看,对市面上的品牌和价格都做了了解和对比,再根据自己的喜好,最后确定了品牌的定位。”吕燕说,“现在我的客群是25-35岁,对社会有认知,对时尚有主见的大女人。她们中的大部分人是买奢侈品的,懂面料,知道什么是好东西,知道为什么有些产品价格会贵。”

  Comme Moi 2016春夏系列宣传图,吕燕未在该季宣传图中出镜。图片来源:Comme Moi

  Comme Moi的产品和定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法国品牌Sandro和Maje。后述两个品牌同样巧妙把握了奢侈大牌与快时尚品牌间的空档,用有设计感又实用的产品打开市场。成立于1984年的Sandro现已在全球拥有300家专卖店,而1998年开业的Maje则只用了8年时间就在全球各地开出150家门店。

  而在中国,介于快时尚和奢侈品牌之间的市场才出现不久,但顾客的成长速度往往让人出乎意料。

  “这一类品牌在现在的中国市场也是很缺失的,现在中国的商业品牌营业额高,品牌价值却不高,产品和整体形象的稳定度都还有待打磨。但消费者已经有了更严格的审美标准,他们亟需一些带有新鲜理念的品牌出现。”唐霜说。

  法国品牌Maje 2016春夏广告图。图片来源:Maje

  法国品牌Sandro2016春夏广告图。图片来源:Sandro

  注意到这块市场空缺的当然不止吕燕的Comme Moi。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、国际一线品牌的副线、国外的轻奢品牌——前文提到的Sandro、Maje所在的SMCP SAS集团在被中国山东如意集团收购后也即将在天猫开店——都想要填补这块市场空白。

  但吕燕在这波竞争中有不可小觑的实力。

  吕燕在做模特时积累下了丰富的资源,这些对品牌推广、早期渠道拓宽、生产开发都提供助力:Comme Moi成立至今,在国内外大小媒体曝光频繁,明星艺人捧场不断;销售渠道在拓展早期就已能同时覆盖包括连卡佛、栋梁等在内的6家品牌集合店和买手店,其中连卡佛还是在Comme Moi成立后的第三季(2015春夏)就开始买款;更关键的是,品牌还有一位有梭织工厂背景的合作伙伴,该梭织工厂为Comme Moi提供了近60%的产品。

  Comme Moi上海新乐路店。图片来源:home.focus.cn

  Comme Moi上海新乐路店店内空景图。图片来源:home.focus.cn

  到目前为止,买手店仍然是Comme Moi的主要销售渠道,仅有的两家独立店一家在上海新乐路,另一家则刚刚在上海久光百货内开业。但是在吕燕的规划中,Comme Moi的未来在百货公司里,它最终要成为一个以独立门店为主要渠道的品牌。

  “我们还没有真正进入到零售系统里面。我开了一家直营店,说句心里话,街边店我想开就开,不想开就不开了,那不是真正的销售体系。我觉得没有10家店以上,进入百货公司里,你不敢说你自己是一个成熟的品牌,”吕燕说,“你要从头到尾,供货期、上货波段、质保质检、商场促销活动、客户投诉等等方方面面经受住考验,应付了这个体系里的各种游戏规则。”

  吕燕计划中的“10家”店指的全是独立门店。按照她的规划,独立门店的增加将伴随合作买手店的减少,“最后Comme Moi只会和品质好的买手店合作一些胶囊系列”,从而让品牌店和买手店在商品和形象上都做个区隔。

  摄影师陈曼为Comme Moi 2015春夏系列拍摄的广告照,模特是品牌创始人吕燕。也是从这一季开始,品牌集成店连卡佛开始向Comme Moi买款。图片来源:Comme Moi

  Comme Moi要大规模入驻百货的规划也许会遭到一些质疑——年轻一代的顾客对逛百货公司的兴趣远不如父母辈,如果讲究穿着又有购买力,他们更愿意逛买手店或是通过网购来购买服装。

  百货公司也知道自己正被年轻顾客急速抛弃,百货需要对抗老化。

  “传统百货业现在不被年轻人消费群体认可,随着老一代消费者老去,转型是必须要发生的,这时候吸引像Comme Moi这样能被年轻人理解和接受的新品牌进入,既有助于他们完成自我的转型,也有助于普通消费者对小众品牌的形成认知。”唐霜补充说。

  Comme Moi 2016春夏系列宣传图。图片来源:Comme Moi

  吕燕为Comme Moi选择了一条介于设计师品牌和商业品牌之间的路。假如品牌定位、产品组合和销售渠道都是对的,那么接下来她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让自身架构追上品牌发展的速度。

  目前, Comme Moi的团队有24人,分别负责设计、样衣制作、制版、市场、财务、人事、公关等等工作,“一个人恨不得当三个人用”。而吕燕在Comme Moi的角色更像是一位统筹者——她不画图,她把想法和感觉和其余的23位团队成员分享,设计大概只占用她20%的时间;她把更多的时间放在管理上,包括如何看报表,如何开店。

  “团队太小了。”吕燕在采访中不止一次说了这句话,其中一次是她谈到品牌在北方销售比南方更好,现在却无精力为南方市场专门设计针对性产品时,“但肯定是要慢慢扩大的,只是太过于扩张我们压力也大,毕竟团队也还不成熟,我怕不好管理。”

相关阅读

版权说明

1.本网站部分文章为网上转载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核实之后将对其进行删除。

2.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来源"中国服装工业网"并保持文章完整性及原创性,对于违反以上说明的,本站将追究其相关 法律责任。

3.联系人:马先生 联系电话:0755-26582990 联系邮箱:service@fzengine.com

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
{ad.bottom}